白清寒

正路过人间

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让人想到楼诚的一首歌……恨自己没有剪刀手!
【借一盏午夜街头 昏黄灯光
照亮那坎坷路上人影一双

有一天太阳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一道彩虹 两个人

借一方乐土让他容身
借他平凡一生】

下午轮休,跑出去和大学同学快活,她给科室老板说的是〔要去搞论文,有急事求放过。〕


正吃着饭老板电话来了,听见这边有音乐开始盘问她在哪写论文呢,支支吾吾一顿尴尬。


“你就不能跟明台学学。”

〔你那边什么声音。〕

〔有同学在出黑板报呢。〕


怀念三年前,两个人窝在宿舍涮火锅看伪装者的日子,一帧一帧,翻来覆去。


拮据的理想和无趣的面包。


真的好难选啊。


劳怨不避,使命必达。

他啊,是一位很容易让人想念的先生呢。

纪念迄今为止离老王最近的一次,在同一个区,然鹅……刚刚在心内科会诊_| ̄|○

老王使我工作更加积极(:3_ヽ)_

被教做人了。

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是啊,是啊。

一直以为自己还算理性冷静,原来只是没有遇到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溃不成军。

路过皮肤科,看见一个当爹的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就把女儿衣服脱光开始给涂药膏,四五岁的姑娘了。

这些人呐……